设为首页  加入桌面   在线投稿    手机版    安全退出 
童装旗舰店: 红蜻蜓童装旗舰店      米奇丁当旗舰店      跳跳虎童鞋旗航店      亮妞女童童装      怡贝贝时尚亲子装      歌歌宝贝旗舰店
星空写作网图标
文学爱好者写作分享平台
北极绒红人专卖店
首页
生活随笔
情感世界
娱乐天地
学生时代
上班一族
打工生涯
散文诗歌
杂文论文
小说搞笑
英文文章
电器网络
各类范文
会员中心
更多>>
社会写真
近代作家
古代作家
世界名家
近代名作
古代名作
世界名作
著名书画
生活常识
国外风采
警钟长鸣
综合消息
观读随感
写作感悟
健康美食
旅游名胜
古典珍藏
工业农业
商业经贸
靓丽彩妆
首饰工艺
家居穿戴
环保生态
科学法律
军旅情节
写作技巧
  文章分享到:
0

故土上的父亲

(文章来源: 【】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次)

靓妹店: 冰之恋化妆品旗舰店      千纤草化妆品旗舰店      insnow茵雪化妆品旗舰店      艾贝尔化妆品专营店      舒慕酷化妆品旗舰店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父亲突然老了

2014年清明节前一天的中午,我们兄妹子侄近二十人在老家聚集后,向大坡进发--至母亲及祖母坟上作一年一度的祭奠活动。父亲和往常一样仍走在队伍的最前头,而且离第二位保持着两米的距离,当行至离山脚大约百来米远的一处平缓地时,父亲突然转身来,双手叉腰,略显疲惫对着大家说:息两分钟再爬坡!然后父亲用有些混浊的老眼打量着身后很多荒芜的梯田,表情凝重轻轻叹了口气:可惜这一坝田了,如果不丢荒今年不晓得要打好多谷子呵!这一情况是从来没出现过的!这么多年来,每年这样的活动,父亲总是一口气达到母亲和祖母坟地。在我们的印象中父亲历来都是如山一样的坚定和刚毅,他惯常的表达句式是:如果这些田是由我来种,我一年要打多少多少谷子。但这一天他的脚步一下子慢了下来,好像很力不从心,对这片土地上的事情感到非常的无奈!我立即明白:父亲老了,父亲真正的老了!父亲突然老去的准确时间就定格在2014年清明节前一天中午--他双手叉腰发出感叹的那一刻!

这时我回头一看,我的子侄中大多已成人,还有两人已经是父母了,也就是说我们已经升为祖父辈了!这一发现心里又平添了几分的感叹:人这一生过得真快!再把目光集中到父亲的身上,刚毅、坚强、雷厉风行这些色彩在父亲身上已经裉色得很多了,但是三十多年前父亲人生中几段闪光的点滴在我的脑海中早已形成了永恒的印记,并随时间的冲洗越来越清晰。

一把斧头

我十三岁那年,二哥考上了县师范学校。对一个偏僻的农村家庭来说,这绝对是一个重大事件,这标志着我们家庭中从此有了吃“商品粮”的人,但二哥考上县师范这件事可以说是好事多磨!开学时间到了,二哥还未收到录取通知,父亲带领着二哥步行三十多公里到县城的招生办去询问,才发现已经被别人顶替,被顶替的原因说是有人举报二哥超龄,当时的招生工作的确很草率,没有对举报人举报信息进行核查,把二哥的录取否定了,这一结果对于我们的家庭来说真是晴天霹雳!于是在那以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父亲和二哥隔几天就跑县城一趟,县招办也派人到当时公社和大队调查,十一月初,二哥超年龄的事终于被澄清,虽然推迟了两个月,二哥终于进入了县师范读书。

第二年春节的某一天,我们的姑父、两个堂姐夫等五六个人在我们家作客,晚上一大屋人坐在一起摆龙门阵,二哥读县师范这件事就成为主要话题,大家听了父亲的讲述后三姐夫说:二叔,几个月前我听到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讲?父亲正在兴奋头上,于是不加思索地说说:都是自家人些,有啥子值得隐瞒!三姐夫就说:二兄弟读书这件事***(还是我们的亲戚)说主要是靠他,当初县招办来调查就是他全程接待的,如果他当时随便做点手脚,二兄弟读书就泡汤了,就是现在他要把这件事搅黄都还有可能!父亲一听这几句话直感到是血往头顶冒,顿时青筋绽暴,他说:***意思是不是说我们家的命运是拴在他手上的,随时都可以整治我们!我三姐夫当时没有注意到父亲的情绪,继续说:估计就是这个意思!父亲立即到厨房里提了一把斧头出来,我们看到他气势汹汹的样子,三姐夫恐慌地问:二叔您要做那样?父亲说:这狗日的太恶毒了!他对我们家有恩我们是知道的,有啥子要求明说,为啥使这样的阴招?老子去和他拼了!老子去把他两刀劈死算了!空气一下紧张起,三姐夫知道自己的话坏了事,立即一抱死死地抱住父亲,当时父亲的体力,仅三姐夫一人是控制不住的,我们兄弟几人一起扑上去,才把父亲的斧头抢了下来,二哥哭着跪在父亲面前一句话说不出来。幸好有姑父在,父亲平时比较听他的话,他等父亲的情绪稳定了一些他才劝道:

***只是说他当时可以把这件事搅黄,他没有这么做,他现在这么说无非是想捡个人情,得点好处,现在老二已经上学一年了,他的问题已经澄清,他要想去捣乱也取不了多大作用!你有啥子必要去和他拼命,一点都不值,你去把他劈死了,你脱得了干系吗?......姑父说了半天终于把父亲劝住。

父亲提着斧头去找人拼命那个画面几十年来一直深深印在我的心底,我觉得当一个父亲为了儿女可以舍弃一切的时候,仅管他的行为有些鲁莽和不理智,但也有充分理由获得儿女们的敬佩。

一双9块6的回力鞋

鞋,在我们的童年生活中它只占1/3的份额,从小学到初中,我一年穿鞋的时间只有四个月左右,从农历三月初我们将鞋洗净晒干封存起来,到了九月底寒露霜降时再启用,这四个月的所穿的鞋以解放胶鞋为主。

十五岁时我以全公社最好的成绩考入离家三十多里远的区中学高中,当时可以说得上远离家乡了,同时人生也上升了一个档次--已经是高中生了!在当时我们的老家能够上高中的人也是凤毛麟角,父亲觉得我还多少有一些价值,给他长了点脸面,于是获得了全年度穿鞋的待遇。但只是三块左右一双的解放胶鞋,一年只能有一双的指标,因此在鞋这一方面而当时我在班上处于下等水平,全班45名同学,有三分之二的人每年有两双以上的鞋,而且品种上多样化:有硬胶底布鞋(当时称白边鞋)、有全身透白的白网鞋(当时称为白超鞋)、有品位较高的回力鞋(仅次于皮鞋),最高端的是皮鞋,当时班上穿皮鞋的同学有七八个,大约占20%的比例,当时我也没有太高的奢求,只希望有两双鞋可以换洗,当然最好其中一双是白边鞋之类。

一天中午,父亲突然来到了我寄宿的地方,带来一些吃的东西,然后叫我和他一起上街,他先采购了一些家庭必用品之后,把我带到区百货大楼的鞋柜前,隔着玻璃,父亲对售货员说:来一双鞋看看!售货员面无表情地说:哪一种?父亲提高了声音:回力鞋!42码的!售货员诧异地抬打量了父亲和我一眼,看了我们的衣着有些疑惑地说:9块6一双呢!我的心里顿时咚咚咚地跳了几下,我没想到父亲下这样的决心花血本给买9块6一双的回力鞋!父亲自豪地说:9块6就9块6,来一双试试!此时我见父亲两眼放光,掩饰不住的自豪和成就感!售货员把鞋拿出来并找了一张纸箱里的纸包让我包着脚试了一下,正好合适,而且无比的舒适!我没想到我这双低贱的脚公然也穿上了这么高贵的回力鞋!

我记得清清楚楚,那一天天气很好,而且非常的阳光明媚!我和父亲抱着鞋从百货大楼走出来时,阳光恰好洒在父亲的身上,父亲的步伐稳健,神态从容,我发现我的父亲非常帅气!

那一双回力鞋我穿得非常的仔细,只可惜没能保存下来!那是我几十年中最舒适的一双鞋!

一扎五元十元的票子

八七年我考上地区财校后,大哥投资23.5元为我订制了一双轮胎底上线的猪皮皮鞋,从此本人进入了中国穿皮鞋人的队伍。那时一个十五级干部的月工资也就是五十元左右,一双普通的皮鞋就要半个月工资。当时粮油及肉食品市场开始放开,只要有钱吃、穿、用的东西都可买到。但是工业品和农副产品之间的价差大,对于以粮食生产为主的农村来说,吃饭问题是解决了,要办其他事经济上压力还是很大。

父亲可以说是未雨绸缪,在八六年时,他就相信我能考上(当然不知道我能考上什么),于是他承包了生产队以水力为动力的打米房,起早贪黑一年后除去承包费,已经为我准备好了一年的学费及生活费。离家的前一天晚上,父亲和大哥把我上学要用的所有东西(被子、换洗衣服、洗涑工具相关证照等)清理了一遍,然后他把一个牛皮纸纸袋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包用防水纸包好的东西,打开后是厚厚一扎钱,那时纸币的最大票面是十元,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一大扎钱不知有多少。父亲把钱分成三份对我说:总共660元,我给你算好了,第一年书学费和这个学期去回的路费300元应该有宽余的,5个月的生活费300元不算高也不低,其余60元就是这半年的零用钱,一个人在外自己要会安排,我已经给你分好了,五块票面的揣一个荷包先用,第一次的学费一包,放在木箱底夹在一本书里面,其他的揣在贴身衣服的荷包里,路途上要放清醒点,防摸包的,听别人说黔西车站是很复杂的......

父亲神情安祥自然,絮絮叨叨地把这一切安排完,我没想到:平时行事这么强悍的父亲,还有这么细腻的一面,我按他的要求把这些钱搁好。我知道这660块钱父亲是在打米房里劳了近一年的时间才积赞起来的,想到他每天从打米房回来时满身满头的粉尘灰头土脸的样子,我感到喉咙里有些堵,突然有想哭几声的想法。

父亲的田野

七十多年来,父亲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生活的故乡的土地。实际上在父亲的时代他还称得上是胸中有点墨水的人,因为他念过两年私塾,两年新学,换算下来应该是小学文化程度,但我认为父亲学历应该用他的七十多年走过的路来计算,他是用行动对几千年来中华民族“耕读为本”传统观念作了生动注解。

记得包产到户的第三年,在老房子后面有一户人的家的一片田管理很差,有几块田经常干涸开裂,每次经过他都会驻足一阵,一次下雨过后,他去检查我们家的水田时,随便走到了那户人家的田边,他终于发现原来这户人家的田坎上几个隐蔽的漏洞,他立即去把那些漏洞堵塞了,大哥说:人家自己都不管,您给他弄好了人家也不会感谢您!父亲生气地说:我不需要谁感谢我!这么好的田,不把他管护好,不长出粮食,这是一种罪过!

几十年来,父亲已经和这片田野融为一体,他用他的汗水去喂养着这片土地,呵护着自己的子孙,他觉得他的子孙们就是这一片田野上茁壮的庄禾!

[本文来源:由《星空写作网》整理首发 - http://www.xkxzw.com/webHtml/20180703100323.html ]

文章评价:
优秀
0
0
一般
0
0
喜欢
0
收藏
0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当前还没有点评内容。

我来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提交点评            投诉非首发_重奖     我已阅读此文章     我要发布文章   

新房除味去甲醛木碳

会员登录 注册成为会员
浪莎女装旗舰店
浪莎 无痕女士三角内裤女纯棉
孕妇睡得香
首  页 | 会员登陆 | 关于本站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发布信息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 建议意见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3-2015  星空写作网(www.xkxz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并保留所有权利。
本网所载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网,著作权归原作者,如有涉抄袭侵权的,请告知我们立作删除;要转载本网文章作品请在转载文章开头或结尾处加注本网文章链接。
欢迎文学爱好者来本站发表您的作品,分享您的心情,同时通过在本网写作与阅读可以获得一份额外的收入。
   Bottomimg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网站备案ICP证号:湘ICP备150019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