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桌面   在线投稿    手机版    安全退出 
星空写作网图标
文学爱好者写作分享平台
首页
生活随笔
情感世界
娱乐天地
学生时代
上班一族
打工生涯
散文诗歌
杂文论文
小说搞笑
英文文章
电器网络
各类范文
会员中心
更多>>
社会写真
近代作家
古代作家
世界名家
近代名作
古代名作
世界名作
著名书画
生活常识
国外风采
警钟长鸣
综合消息
观读随感
写作感悟
健康美食
旅游名胜
古典珍藏
工业农业
商业经贸
靓丽彩妆
首饰工艺
家居穿戴
环保生态
科学法律
军旅情节
写作技巧

老街的回忆

(文章来源: 【】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次)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一路的翻山越岭,走过一个个村庄,跨过一座小桥,终于踏上了一条河埂。河埂的东面,是成片的良田,绿油油和麦苗和油菜,长势甚是喜人。西面,是一口大水塘,水清澈见底,水面波光鳞鳞,小鱼儿在里面摇头摆尾欢快的游动。古老的石栈板劝阶上,一溜排的姑娘、妇女们在淘米、洗菜、清洗衣物,纤细的手指,白嫩的臂膀,无不透出青春的活力。打笑、嬉闹的清脆嗓音,透过软绵的吴侬软语声里,像是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鸟在吟唱。 老街的入口,就在河埂的尽头,一条斑驳的青石板街道,两旁是紧密排列的店铺。 街道不宽,不足两米,大青石块铺就的街道,历经岁月的沧桑,数以万计的踩踏,已没有了昔日的平整。街道的正中间,有一道深深的印痕,是独轮车经年累月碾压所致。深深的印痕,可见当年的古宁驿道是多么的繁华昌盛。 街道两旁,是清一色的店铺,木门板、小吊楼、大青石门槛,吱呀的竹躺椅上,总是坐着手捧水烟袋或旱烟袋的老爷子,慈眉善目、仙风道骨般的,眯着眼坐在那儿气定神闲的享受着云雾袅绕的乐趣。偶尔起身,大声的咳出一口痰,捧起小紫砂壶,轻啜一口浓茶,在唇齿间流动,咕咚声咽下,嘴里咂出一番沉迷的滋味。身着兰印花布衫的老太太,手中不是拿着抹布就是条帚,轻盈有节奏的打理着古老的家具。 街道是南北向,弯弯曲曲,一眼望不到头,一段距离便有一条横贯东西的小巷子,通向村落的深处。拐角处总可见着蹲在煤球炉旁,手拿蒲扇,借助巷子的穿堂风,挥动着蒲扇,引燃煤炉的妇女。青白的烟柱,有时一冲上天,有时弥漫成一条烟龙,瞬间充斥到对面的几间铺子里,引来了一阵嬉笑怒骂声。店铺相隔的山墙旁,捧着茶杯晒着太阳的汉子,与人对骂的同时,不忘指点着女人调整煤炉的方向。 嬉闹的孩童,银铃的清脆的叫笑声,响彻在老街上。店门前的青石马,是他们争斗的场地,你上我下,推推搡搡,忙得不亦乐乎。宽大的青石门槛上,坐着手捧木碗的幼童,盯着街面上走动的人群,忘记把手中装满饭粒的木勺递入口中。站立在身旁的小狗,讨好似的不停的摇动着尾巴,伸出舌头希望小主人能将饭食匀它一口。 最热闹的当属茶水炉房了,热气腾腾的大炉子前,站立着等待灌开水的人。东家长西家短,亘古不变的热门话题,永远是最吸引人的。爆料最新消息的人,身旁总会围上一大堆仰着头,满怀希翼眼神的人群。炉火正旺时,滋滋声里,着急回家的赶紧转身,灌了开水,恋恋不舍的走了,悠闲的人还在津津有味的倾听着,时不时的还会插上一两句话。 旁边的老茶馆,油光发亮的长条木凳、八仙桌,资深的老茶客,捧着积满茶垢的茶壶,有滋有味的品着茶,慢声细语的谈论着各自的话题。桌上的小碟里,有从街上铺面买来的刚出的油条、烧饼、几块臭干香干,吃着茶点,喝着酽茶,旁边桌上传来象棋迷们铿锵有力的棋子进退声,街面上传过人来人往的嘲杂,却丝毫不影响这儿的宁静与安谧。 街道的尽头,是一座石桥,大青石铺就的桥面,车来人往,热闹非凡。桥下的小木船,满载着从各地运来的货物。几个小摊贩,把刚从船上卸下的物品,摆放在桥的两侧,依着栏杆,就着开水吃着早点。刚捞出河的鱼儿活蹦乱跳的,吸引了一大群会过日子的主妇们的眼球。 在这群人里鲜有二姐的身影。 虽然家距离老街也只是十几公里的路程,却因中间的几座山,俨然将两地隔成了山乡与渔乡两重天。山乡的资源是丰富的,山里面有的是柴禾,只要不惜力,一年到头灶上是不会断火的,这在买煤凭票供应的年代,已是弥足珍贵的事了。山乡也是闭塞的,买什么都得走上十几里地的山路,到集市上去。不像渔乡的人,跨脚出门就是街,琳琅满目的商品应有尽有。好在这年头谁的口袋里都不富裕,买什么都得算计着。 二姐是大伯的二女儿,排辈上我们都叫她二姐,二姐夫是二姐的表哥,是她姨妈的儿子。表哥到谈婚论娶时,家庭的窘迫、老实木讷的他,婚事是件困难的事情。舅姑表亲、两姨表亲联姻,是最平常不过的事了。二姐就远嫁了渔乡,来到了老街,成了老街上的一员。 勤劳、善良的二姐,虽说受尽了苦日子的煎熬,却里里外外的操持着家庭的日常生活。母亲常念叨着二姐的心灵手巧,说二姐能在一天一夜间,能织就一件毛衣。我甚至可以依稀的看到,昏黄的煤油灯下,二姐依靠在母亲的床沿,两只手飞针走线,一团团毛线在她的手中,慢慢的连成一件温暖的毛衣。当然,那时那景我是不可能看见的,因为那时我还没有出生。 二姐出嫁时,仿佛是场生离死别,二十几里的路途中,二姐沿路哭诉的是对父母、兄长、叔婶和乡亲的不舍与叮咛,送嫁的亲人们陪着也流下了不少伤感的泪花。 二姐只有在每年的春节,才能回娘家一趟,对娘家亲人的思念,都给她揉进了每日的生活里。正月初二,是传统的女儿回娘家的日子,二姐、二姐夫带着俩小外甥,回过娘家后,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堂哥堂姐,就在盼望着哪天二姐比较空闲了,我们去老街转转。把过年好不容易攒起来的零花钱,都盘算着准备好了买什么,就等听到长辈们安排的时间了。出行前的一夜,我们甚至都兴奋的睡不着觉,一大早就睁眼醒来了,生怕错过了时间,大人们不带我们去了。 二十几里的路,从早上要走到快到中午时分,才能到老街。踏上连接老街的最后一条河埂时,一路的劳顿也灰飞烟灭了。 我最爱的是老街上的供销社商店,它远比我们镇上的商店里的东西要多得多。可惜只能看看的东西多,口袋里的钱并不能买到太多的东西。大人们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我们也不敢太贪恋在商店里,因为像蜈蚣状的老街,我们半大的小孩,常常会迷失了方向,不知道二姐家是在蜈蚣的哪条腿的延伸方向。 第一次去老街,我徘徊在商店里,眼花缭乱的选中了一个长气球和一支一头是红、一头是蓝的铅笔。当然气球在我返程回家时,路上几个回合的吹气放气,没有到家时就吹爆了。铅笔到是用了很久,在那只有黑白的年代,这支红蓝铅笔,只是偶尔用来画画,着实吸引了村上玩伴们的眼球好久、好久。 二姐早在巷子口来回几趟的看了,迎上长辈们,拉上我们,沿着弯弯曲曲的蜈蚣腿,从窄窄的巷子里走进家门。来二姐家的重头戏,莫过于满桌的美食了。红烧鱼、红烧肉、蛋饺、肉圆、排骨……这对我们每日享受青菜豆腐的肠胃来说,可真算得上是饕餮盛筵。 长辈们喝着酒,聊着天,我们早就吃得肚皮溜圆的,又跑上老街去玩了。 时光荏苒,阔别了近四十年后,我再次踏上了老街,新修的公路差点让我迷失了方向,借助于导航,才找到了老街。 老街的河埂东面田地,已改建成了停车场,入口处的大水塘也不见了,迎面而建的是一座高高的门楼,上书“南陵关”,门楼的西侧,浅浅的水面上,建起了一座小石拱桥。 街道还是那么的古老,两侧的店铺还是老样子,只是全然没了当年的繁华,很多店铺的门板都没有打开,许是早就没有人居住了,昔日热闹非凡的商店,现在也改成了老年活动中心了,几张桌子,几个老人在打着麻将,哗啦啦的和牌声,响彻在空旷的房顶上。 老街两侧的木楼,有的已摇摇欲坠,历经岁月沧桑,加之无人居住、年久失修,呈现出的却是破败的迹象。 几个店铺重新整修过,卖的却是到处可见的油炸臭豆腐、米糕糖、工艺品,老孔老茶馆,只剩下门楣上的招牌了,大门紧闭,没有人烟。丝毫没有变化的,是老街的青石板,深深的车辙印,好像在向游人倾诉着久远的历史故事。 街道尽头的石桥,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是西边重修了一座木桥,仅是为了印证“构木为桥,施以丹漆”之漆桥之由来,大有喧宾夺主之嫌。 已是奶奶辈的二姐,想是成天忙碌着孙辈的事了,身影依然匆忙。 老街,已然成为了一种记忆了。 [本文来源:由《星空写作网》整理首发 - http://www.xkxzw.com/webHtml/20180709210237.html ]

文章评价:
优秀
0
0
一般
0
0
喜欢
0
收藏
0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当前还没有点评内容。

我来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提交点评            投诉非首发_重奖     我已阅读此文章     我要发布文章   

  文章分享到:
0

会员登录 注册成为会员
韩都衣舍旗舰店
首  页 | 会员登陆 | 关于本站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发布信息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 建议意见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3-2018  星空写作网(www.xkxz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并保留所有权利。
本网所载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网,著作权归原作者,如有涉抄袭侵权的,请告知我们立作删除;要转载本网文章作品请在转载文章开头或结尾处加注本网文章链接。
欢迎文学爱好者来本站发表您的作品,分享您的心情,同时通过在本网写作与阅读可以获得一份额外的收入。
   Bottomimg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网站备案ICP证号:湘ICP备150019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