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桌面   在线投稿    手机版    安全退出 
星空写作网图标
文学爱好者写作分享平台
首页
生活随笔
情感世界
娱乐天地
学生时代
上班一族
打工生涯
散文诗歌
杂文论文
小说搞笑
英文文章
电器网络
各类范文
会员中心
更多>>
社会写真
近代作家
古代作家
世界名家
近代名作
古代名作
世界名作
著名书画
生活常识
国外风采
警钟长鸣
综合消息
观读随感
写作感悟
健康美食
旅游名胜
古典珍藏
工业农业
商业经贸
靓丽彩妆
首饰工艺
家居穿戴
环保生态
科学法律
军旅情节
写作技巧

人之初

(文章来源: 【】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次)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古仁醒了,首先模糊地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他感觉光线刺眼,左手急忙捂在眼上,从手指缝里观察到右上方有一个像吊针瓶样的东西在挂着,他又闭目缓和了一会,习惯地抬起右手想看看手表,没有手表,取而代之的是椭圆形的近似手表的东西,有屏幕,屏幕上显示2616.6.6日。

“哪来这个破表,竟然快了六百年。”他咕哝了一句,可是这个表他从来没有带过,哪来的呢?

他努力地回想,自己怎么躺在这里,是什么地方?像医院的病房,左右看看没有其它病床和病人。有护士走进房间来,“古先生你醒啦?想喝水吧。”

古仁张大了嘴,不是在等护士喂他水,那是他惊讶的反应,确实自己想喝水来着,护士小姐怎么知道呢?

“他醒了?”一个医师模样的人边走便问。

“是的,金教授。”护士退到一边站着,金教授走进古仁的床前,拉起他的手,热情地握着,激动着,两眼噙着泪花。

“古先生你终于醒了,你睡了六百多年。”

古仁再次惊讶,立即坐立起来,头有点晕,他闭目稳住身体,才慢慢睁开眼睛。

“你开玩笑吧?我怎么能够活这么大年纪呢?”古仁看看自己的手,一双年轻人的手,并不苍老;又摸了自己的脸,皮肤光滑没有皱纹,只是有点瘦的感觉。

金教授转身指了指对面墙上的显示屏,显示屏立即显示画面:喜马拉雅山高耸入云,白雪皑皑,一队登山队员借助着拐杖在努力地攀登着。播音员在报道,这是一支业余登山队员,在队长古仁的带领下,已经是第二次攀登珠穆朗玛峰了。

“这是我们找到的关于你的视频资料。”

“啊!我的队员,金教授,我队友在哪里啊?”古仁瞪大眼睛看着屏幕中的雪山,他完全想起来了,登山那天,他们不幸遇到雪崩,雪劈头盖脸地压过来,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对不起!我们只找到了你和另外一男一女。”

“女的是吴英,我们登山队唯一的女性,那个男的是谁呢?他们怎么样?他们在哪里?金教授请你快快告诉我。”古仁拉住金教授的手,眼中流露着急切的盼望。

“在你们的随身物品中找到了关于你们的身份信息,男的叫胡州,他们还没有醒过来。现在北京中央医院,负责他俩苏醒治疗的是银教授,银教授昨天和我通话交流啦,胡州和吴英最近有望苏醒。现在医学水平已经非常高了,你只管放心。”

古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也从嗓子眼那里落到了原处。可是,胡州和她都苏醒了,并且恢复体能,我们的关系怎么处理呢?古仁内心犯了难,因为他和胡州都在追吴英,而吴英并没有表态接受谁的爱。

“金教授,他们醒了,请你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的。六号护士,准备古先生出院。”金教授朝女护士挥了挥手。

“是,金教授。”护士转身,拿来一身泛光的衣服、一双特别的鞋为古仁穿上,鞋是非常光滑的玻璃鞋底,有隐藏的引线和裤褂相连。古仁发现护士的脑袋上有一根细细的天线,很像一根狗尾巴草。

“她是机器人吗?”

“是的,你看我是不是机器人?”金教授笑着问。

“呵呵!握手时,你的温暖和热情已经告诉我答案了。”

“聪明的小伙子,不,聪明的老前辈。”

金教授一句玩笑话,却勾起古仁的忧伤,他泪水夺眶而出,滚落脸颊。

“金教授,我想回家。”

金教授叹了一口气说:“古先生,你的家在哪里啊?已经过了六百年,时过境迁了!”金教授坐到古仁的床边,又握住他的手,关切地说:“我们使用世界目前最先进的医疗设备、药物和技术,终于唤醒了你。现在这个世界已经通过网络互联,成为一个世界村,你权且把这个世界当做你的家,每一个人都是你的家人。”

“我想看看我出生的村庄和庄上的人。”古仁擦干脸上的泪水,像个孩子。

古仁下床,试着走动,感觉跟以前完全一样。金教授说,你可以迈步走动,也可以双脚并立,你穿的鞋就是微型运动车,它的速度与你身体的平衡受你手上戴的“人之初”思维仪控制,而那个仪器可以反应你的身体与精神诉求,当然你的思维和隐私也通过它联络到超级中央计算机和网络了。

“哦,这么神奇,没有想到科技发展到如此精妙的地步。”古仁感慨地说。

“是啊!‘人之初’的发明,使这个世界在一百年前就逐步取消了货币,从而,‘人为钱死,鸟为食亡’成为了历史。它可以精准地计算你身体需要哪些营养与穿戴,为你的衣食住行提供恰到好处的精准信息。”

古仁感觉新鲜、也有几分怀疑。

金教授接着说:“这个‘人之初’,可以判断人的身体状况、体能,以及人的工作量,诊断人的疾病和疾病预警。这么说吧,这个社会已经实现真正的共产主义,实现了按需分配。人心之间没有了隔阂,一切是透明可见的。因为不再使用金钱,就没有了为钱而导致的一系列罪恶,再说人的思想已经互联,由一台超级中央计算机统一控制着,所有的罪恶都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那如果孤寡老人生病了,或者年老体弱,自己不能去取生活用品怎么办?”

“中央网络就会自动安排上门供应、供养服务。”

金教授津津乐道,古仁听得如痴如醉,心想我们那个年代要是能够实现这些该有多好啊。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说:“不行!暴露个人隐私,侵犯人权,我认为任何年代都是不可以的。”

“我也读了你们那个时代的书,不是说心心相印,以诚相见吗?不袒露心扉,不排除邪念,谈何心心相印、以诚相见呢。只要人人把七情六欲交给一个公正、谦和、率真、准确、博爱的超级中央计算网络去控制、去调和、去调教、去补给、去安抚,这样就消除了罪恶、仇恨、嫉妒、竞争、甚至忧伤、痛苦,正是因为发明了“人之初”这个思维仪才完全掌握和控制了每一个人的隐私,才实现了取消货币、按需分配,这样还减少了资源的浪费,环境得到了有效的保护。邪恶就隐藏在隐私之中,敢于暴露隐私,在你们那个时代之后又斗争了几百年,现在终于打破旧观念,这是思想进步的结果,人权依然在被保护中。”金教授有些激动。

他稳了一下情绪说:“对不起!我说多了,你可能认为咱俩有代沟,呵呵,可不是一般的代沟,六百年的代沟,你慢慢领悟吧。”

“无法理解,我们那个时代的思想家,要知道你们这代人这么乱稿,不知道会怎么批判你们哪。”

“呵呵!历史的车轮在前进,打破常规,向更高更好发展,那是必然啊!”

古仁仔细看着金教授,七十岁的模样,中等身材,不胖也不瘦,面色红润,和蔼可亲的样子,问:“请问您高寿?”

“一百三十岁了。”

“啊?我们那个时代,过到一百二十岁,就鲜有了。”

“是这样的,我们这个时代的所有奖励,就是增加人的寿命。你说人是爱钱呢,还是爱寿命?”

“那还用说吗?当然爱寿命。”

“你们那个时代的人为什么那么多的人爱财如命,甚至图财害命呢?”

“不是从我们那个年代的人会犯罪。据《圣经》记载,亚当夏娃的两个儿子,因为嫉妒,隐因就杀了弟弟亚伯,罪恶从此开始了。”古仁说:“不谈这个了,我现在就想回家看看,你可以陪我去一趟吗?”

“当然可以,走吧。”

金教授陪着他走出病房,到了走廊,金教授脚底的运动车开动,古仁也学他,唰地已到楼梯口,楼梯是螺旋状的,脚下是平滑的,他们俩很自然地一圈又一圈地匀速地拐到了底层。金教授告诉古仁:“走电梯更快,可是怕你害怕,电梯间是磁阻的,上下直来直去,像悬崖,像深井,人跳下去或者物体送下去都是恒速下降或者上升的。”

走到阳光下,古仁下意识地用手捂住双眼,因为长时间没有在阳光下,他感觉阳光太刺眼。

“戴个墨镜吧。”金教授在衣兜里拿出墨镜递给他,他戴上,阳光柔和了许多。

天空晴朗,白云飘在蓝天下,两只白色的鸽子飞过他们的头顶,上了对面的门诊楼。他看到门诊楼上有“水晶市第一人民医院”几个大字。古仁忙拉住金教授,“水晶市是哪里啊,我的家乡就盛产水晶的,这里是我的家乡吗?”

“哦,过去这里叫东海县呢。”

古仁激动得跳起来,手舞足蹈地,大喊:“到家啦!到家啦!”两个经过他身边的人,回头看他,一个说:“听说几百年前患有神经病的病人就这样,现在没有这个毛病了,真稀罕。”

“录个视频,上传网络,点击量肯定会飙升的。”另一个人说。

“金教授,这里就是我的家乡啊。”古仁兴奋地抱住金教授,将他抱离地面。

“太好了。”金教授也高兴得举起双手。

“本来安排你在北京中央医院治疗的,最后考虑水晶市在中原地带,气候适宜,风景优美,最适合病人疗养恢复,就优先选择我院了,事实也证明这样的选择是最好的,你苏醒了,他们俩还沉睡着,我准备提议,把你的两个队友也转到我们这里治疗。”

“那我可以早一些见到他们了,谢谢金教授。”

“既然你身在家乡,那我们就随便转转看看呗!”

“我真想立即飞到家中、回到我出生的村庄。”古仁像孩子想找妈妈般那样期待着。

“你看看,人心不足不是,你这是典型的得寸进尺啊。”金教授边说边笑,“那具体什么村呢?”

“西双湖还在吗?”

“在啊!可好看啦,堤坝是用水晶做的,冰清玉洁,中空,人们可以穿行其中,可以与鱼虾互动。你住西双湖?”

“我又不是鱼,也不是水鸟,住西双湖干嘛,我住西双湖西边的白石岭。”

“这个村我熟悉,村长跟我儿子同学,叫周厚人。哎?那个村没有姓古的啊。”

“其实我也姓周,古仁是我的网名和笔名。”

“哦,想起来了,我上小学的时候,课本里有一篇古散文《一览众山小》,写的是作者攀登到喜马拉雅山顶峰的感受,作者就是古仁,原来是你啊。”金教授又握住古仁的手,“我们抓紧走吧,顺便看看西双湖,看看刚刚建成的通月梯。”

“通月梯?可以爬上月亮吗?”古仁疑惑地问。

门诊大楼前没有几个人,有几辆车子,车子的模样和古仁见过的不一样,没有车轮,车顶前后各有一个小螺旋桨。金教授说,它可以地上跑,水中游,也可以空中飞。

金教授操作了一下自己左手腕的“人之初”,一辆米白色的车子平稳地移动过来,自动开门,有语音说,“两位先生请坐。”

“我们是空中飞,还是地上走?”

“地上走吧。”

车子平稳地起步,出了医院的“大门”,古仁回头看看医院,没有院墙,四周可以任意出入。街道宽阔,没有栏杆,车辆与人自由穿梭,路口也没有红绿灯,交通依然是井然有序。

马路像玻璃一样光滑,车辆与路面是不直接接触的,好像有磁悬浮功能,没等古仁问,金教授介绍说:“磁悬浮技术已经全面应用到大小车辆与交通方面,你看到的近似玻璃的路面,具有太阳能电池板的功能,其强度与硬度可以和金刚石媲美。路面有网络神经定位系统,它可以传感其上的物体状态,并且受超级网络神经计算机控制着。每一辆车或者人在路上的位置、体积、重量、惯性、前进或者后退的方向、速度、刹闸,都在超级计算机的掌控之中。”

“你的意思是说,不会发生交通事故了?”

“是的,绝对不会。比如,我们现在坐的这辆车,上了路,就有了自己的行动轨道,这个轨道是由超级计算机为这辆车划分的,它所占路面的动态体积,是不容许其它车辆侵犯的,对于上路的人或者动物同样适用。另外道路建设全面实现多层立体交通,人和车各行其道,而人行道是完全被保护的,人如同行走在管道中。”

“没有财富和知识的积累是做不到这样的交通设计和建设的,怨不得没有红绿灯呢。”

车子一路向西,当经过一个学校时,古仁惊喜地发现,学校操场上的旗杆上,飘扬的五星红旗,

古仁万万没有想到,一个长在红旗下的孩子,六百年后又见到迎风飘扬的红旗,这比他醒来后第一次看到蓝天白云还要激动。

“金教授,我们可以进学校参观吗?”

“可以啊,我重孙就在这个学校读书。孩子们从幼儿园到大学都在这个学校读书,现在实行十八年义务教育制度,学生不再为升学而增加压力,毕业不再为找工作而忧愁。”

“我们小时候上学父母天天三趟接送,学校门口一到放学时间就拥挤不堪,现在呢?”

“进学校采访一下同学们就明白了。”

车子开进了学校,“这里是西双湖全程学校,位于水晶市西双湖东岸。”古仁手腕的“人之初”在报告,他转脸看看金教授,意思你的“人之初”怎么没有说话呢?金教授明白了,“哦,我来过这里,它就不再介绍了。”

他们下车,正是下课时间,学校操场上有幼儿园的娃娃,也有二十多岁的大学生。

古仁傻愣楞地站着,金教授拍了他一下肩膀:“怎么啦!想起了你的童年?”

“我似乎听到有孩子喊我爸爸,快送我上学去。”

“呵呵!你结婚了吗?”

古仁屁股上突然飞过来一巴掌,“快起来送孩子,不然要迟到了。”

古仁醒了,他睡眼惺忪地看着面前的妻子和孩子,问:“我的‘人之初’呢?”

[本文来源:由《星空写作网》整理首发 - http://www.xkxzw.com/webHtml/20181108164416.html ]

文章评价:
优秀
0
0
一般
0
0
喜欢
0
收藏
0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更多相关内容 相近文章:
  找碴儿  找碴儿 文/余攀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当前还没有点评内容。

我来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提交点评            投诉非首发_重奖     我已阅读此文章     我要发布文章   

  文章分享到:
0

会员登录 注册成为会员
韩都衣舍旗舰店
首  页 | 会员登陆 | 关于本站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发布信息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 建议意见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3-2018  星空写作网(www.xkxz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并保留所有权利。
本网所载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网,著作权归原作者,如有涉抄袭侵权的,请告知我们立作删除;要转载本网文章作品请在转载文章开头或结尾处加注本网文章链接。
欢迎文学爱好者来本站发表您的作品,分享您的心情,同时通过在本网写作与阅读可以获得一份额外的收入。
   Bottomimg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网站备案ICP证号:湘ICP备150019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