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桌面   在线投稿    手机版    安全退出 
星空写作网图标
文学爱好者写作分享平台
首页
生活随笔
情感世界
娱乐天地
学生时代
上班一族
打工生涯
散文诗歌
杂文论文
小说搞笑
英文文章
电器网络
各类范文
会员中心
更多>>
社会写真
近代作家
古代作家
世界名家
近代名作
古代名作
世界名作
著名书画
生活常识
国外风采
警钟长鸣
综合消息
观读随感
写作感悟
健康美食
旅游名胜
古典珍藏
工业农业
商业经贸
靓丽彩妆
首饰工艺
家居穿戴
环保生态
科学法律
军旅情节
写作技巧

回忆我与苗青教授相识的点滴

(文章来源: 【】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次   文评:优秀文章评定 )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凌晨三点,正准备入睡时得知,苗青教授不在了。

消息来得太突然,突然得没有任何征兆,突然得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突然得在大概一分钟的时间里,我的大脑处于真空状态,只会呆滞地盯着手机发怔。

回过神来后,思绪一下把我拉回十年前的学生时代。

我和苗青教授的交集不多,十年前,在他一个老乡的牵线之下,我跟苗青教授联系上了,那时候,我在贵阳某政法专科院校就读大二。我仍清楚地记得,在五一结束归假途中,我在火车上收到了那位老乡的短信,由于他不方便到贵阳来,要我有时间去花溪苗青教授处帮他要一盘光盘带回黔东南给他,同时把苗青教授的电话号码发给我。好像是晚上9点半左右吧,我刚下火车就给苗青教授打去电话,说明来意后,苗青教授问我什么时间方便过去,他在家等我。于是,我们约好了第二天见面。

次日一早,我从龙洞堡出发,在市区转了趟公交车,去到花溪时已经十点过钟了,期间,苗青教授怕我不熟悉路程,一直在给我发短信,告诉我该坐哪趟公交车,要到哪个站台下等等,后来,车子穿过民院并即将驶出校区前的一个公交站台下了车。随后,立即给苗青教授去了电话,几分钟后,苗青教授从附近的居民区里走了出来,把我带到他在民院的家里。

苗青教授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戴着一副深色眼镜,后来他那个老乡告诉我,当时苗青教授的眼睛刚做完手术。苗青教授的家好像在顶楼,是一套复式结构的楼房,他径直将我带到二楼的书房里,给我沏了一杯茶,便闲聊了起来。

苗青教授关切地询问我的学习生活情况,后来谈到了他创办的“苗人网”网站,一谈到网站,苗青教授的兴致马上高了很多,他立即起身来到电脑前打开了网站页面,给我介绍网站的页面版块及内容刊发方向,得知我也喜欢偶尔学习搞点文学创作,他有些惊讶,表示你一个成天生活在半军事化的学习环境里怎么也会喜欢搞文学。我说我喜欢看侦探小说,也偶尔学写点散文,只是文字功底太浅,一直写不出什么东西。苗青教授听后直呼“可惜了,可惜了”!我当时不好接他的话,也始终弄不明白他是想说我选错了专业还是因为我的文字功底太浅。

苗青教授一边跟我闲聊,一边光顾着他的网站,“苗人网”的首页里始终循环播放着一首叫做《欢乐的苗寨》的芦笙曲子,悠扬的旋律让人百听不厌。他还时不时地查看邮箱是否有人给网站投稿,同时一一认真回复读者的问题。

后来,我了解到,苗青教授创办的“苗人网”,从始至终都是他自己在做,没有请人帮忙,我无法想象,一个已经退休多年的老教授,面对新兴的互联网开发与应用,得花多大的时间和精力才做得出来,其他的不说,光是那些程序代码就没有几个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能懂的。框架做出来后,在内容编发方面,苗青教授也体现出了一个学者严谨的作风。

“苗人网”是一个兼容性很大的媒介载体,可以这么说,只要没有涉嫌违法,什么内容都可以上,很多网站经营者为了获得高效的点击率就这样做。然而,苗青教授却没有追求这样的点击率,在他看来,一个网站就像一本书,不是什么内容都可以随意编发到上面去,起码在“苗族主题”这个定位的供需上得相辅相成才会采用,对于每一篇来稿,他都会认真审核,对一些内容描述不通或不对的,他做好修改后才发到网站上去,俨然把一个苗族网站当成一份学术杂志来经营。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苗人网”的访问量并不是很高,苗青教授这位文化老兵却依然在孤独的坚守着几乎倾注了他退休后一大半心血的精神高地。每天在认真处理读者的每一篇来稿,认真编辑排版每一篇图文稿件,认真给读者答疑解惑……

当天中午,我结束了在苗青教授家里的来访,回到了学校,此后,我们偶有邮件往来。一年多后的深秋,已经专科毕业的我在毕节地区黔西县参加贵州省苗学会学术年会时再一次遇见苗青教授,我们在会议间隙小作交流,并与教授合影留念。

从此以后,我没有机会再见到苗青教授。十年来,我多次跳槽,在政法部门和媒体单位之间频繁转换工种,到头来仍然一事无成,也就无颜去联系苗青教授,尽管如此,昨晚在得知苗青教授仙逝后,我马上查看手机通讯录。

我居然存了教授的号码在手机里整整十年。

今年五一,我再次乘坐公交车来到阔别已久的花溪,路经曾经下车的那个路段时,我不经意地把目光投向苗青教授家所在的那个方向,我当时不知道苗青教授已经回了湖南,以为他还生活在贵阳,现在,苗青教授不在了,不知道,下次有机会再路过那个路段时,还会不会潜意识地回过头去看向苗青教授家的那个方向……

[本文来源:由《星空写作网》整理首发 - http://www.xkxzw.com/webHtml/20190717100810.html ]

文章评价:
优秀
0
0
一般
0
0
喜欢
0
收藏
0
  fgximg   fgximg   fgximg   fgximg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当前还没有点评内容。

我来点评:            (文章点评需经网站审核后才可以展现。)
  提交点评            投诉非首发_重奖     我已阅读此文章     我要发布文章   

  文章分享到:
0

会员登录 注册成为会员
韩都衣舍旗舰店
首  页 | 会员登陆 | 关于本站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发布信息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 建议意见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3-2018  星空写作网(www.xkxz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并保留所有权利。
本网所载文章作品其旨意不代表本网,著作权归原作者,如有涉抄袭侵权的,请告知我们立作删除;要转载本网文章作品请在转载文章开头或结尾处加注本网文章链接。
欢迎文学爱好者来本站发表您的作品,分享您的心情,同时通过在本网写作与阅读可以获得一份额外的收入。
   Bottomimg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网站备案ICP证号:湘ICP备15001934号